当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它有多酸,倒更像是一个被洗了脑的奴隶在用满腔的热情呐喊。所以为了纪念总觉得上了年纪的自己的傻缺的一刻,我把这句话抄下来当标题了,虽然这与我要写的东西无关。

配图的照片是早上等班车的时候在班车站的十字路口照的,照出来以后觉得它特别文艺,就跟很多年前流行的QQ空间里的某种花Q币买的装饰物差不太多。然后想起来我的网站主页该改了,好像文章也该更新了,但是改什么更什么,这是个问题。

周六的时候被罗老大...

九月 九月 18, 2015, 1:45 a.m.

请原谅我根本想不出一个文艺的名字来做此篇的标题了。

在此篇之前,我还拖欠着一篇西北之行的游记。之所以心安理得的拖延着,大概是因为我路上带了笔和记事本,零零洒洒写了半本的字,觉得总可以挑得出时间来把照片处理一下,把字腾上来,不用担心会忘记什么,结果这一拖就拖得无期了。

工作的时候总觉得,时间太少最近太忙,等休了假,一定有大把的时间去做很多事情,比如把这个网站再做好一点,比如把想看的电影都补了,比如把想吃的好吃的店都去吃了,比如。...

再见,陶小飘 八月 19, 2015, 6:38 p.m.

陶小飘大名不叫陶小飘,大家都这么叫他是因为他微信上叫这个名,至于微信上这个名咋起的就无人知晓了,总之比大名和本人更符一点。

陶小飘是长春人,满口熟悉的大碴子味儿,加上整天不正经的样子,为了愉懒号称自己烟瘾巨大,一天出门抽八次烟。虽然比我早来店里一个星期,但是一开始一直都是在后厨干活,对前台服务不是特别熟,后来不知道怎么也安排了前台的班,有时候一起搭班,就这么认识了。

具体怎么开始跟他混熟的我不记得了,反正大概是每次一起搭班他都...

咖啡店奇遇记(一) 七月 26, 2015, 11:27 p.m.

日子过的真是快,一眨眼半个月过去了。

来之前怎么说我的人都有,大家都觉得我是做不下去的,比如太辛苦啊,比如一起工作的人都学历不高没法相处啊什么的。

虽然是真的很累,比坐在工位上喝喝咖啡写写码要累的太多,但是好像也没有非常的不习惯。

这里的工作分三种班次,早班晚班和中班。

早班负责开门,8点就要打卡,要搬桌子椅子,擦擦各种东西擦擦玻璃。

中班10点或11点开始,基本上是正常服务工作。

晚班4点开始,直到打烊,打烊时清理各...

狗尾巴草 七月 13, 2015, 1:52 a.m.

Sunset@XingLong

|